【出芽少妻难忍杏出墙】(04)【作者:op859663262】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456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四章

  「哦哦」一把粗鲁的男人声音传出来「呵呵,姐姐,姐姐怎么了……」快帮忙「姐姐要生了」老太婆叫着。

  这个叫出芽姐姐的男人叫钉子,今年65岁了,年轻时是一个海员,世界各国到处跑,前几年娶了个越南老婆,结果全家积蓄都用光了,人也跑了,情急之下,精神失常了。

  而老太婆是他母亲,几年也80多了,一口娃儿还把他当小孩看待,两人靠政府的协助金过日子,平时跟老顺也没什么往来。而老顺娶了个美貌如花的出芽来,大家都喜欢来瞧热闹,於是钉子也很喜欢趴在窗口偷偷看。

  下午的时候,钉子就在自己的窗户缝儿看到老顺正对着出芽施暴,他看得欲火焚身在家里大喊大叫,给老太婆给急的一团糟。好不容易安慰好了,却听到对面出芽在喊叫,於是开门看看。

  钉子傻呵呵的,他看到出芽,一下子甩开大门,他扑在出芽身上,出芽这时候无力的看着这个男人,她不知道他想干嘛,但听到老太婆的喊叫,她以为是来帮忙的,赶紧有礼貌的笑了一下。

  这一笑,让钉子给看呆了,他愣住了,这世上哪有这么美丽的女人……这时候,一阵电梯声音,救护车来了,跟着出芽送去了医院,终於临盆生了一个男孩。
  当老顺知道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,这晚他在公司的保安房睡了一宿,去到医院看到男孩的时候,已经将昨晚的气儿消了,他咧着嘴对着出芽笑「妹子,妹子,我有后了,带把的,妹子,妹子……」

  旁边的医护人员才发现,昨晚签字的那个傻子不是出芽的丈夫,这个爷爷才是老公,但也没说什么,就是非常奇怪,这么美丽的女子怎么会找了这么一个邋遢的老男人,虽然昨天那个傻子也同样恶臭满身。

  出芽年轻,出院很快,老顺这几天乐开了花,因为有了儿子,老顺对出芽百依百顺,每天晚上上班,上午回来还帮忙着带孩子。但毕竟年纪大了,力不从心,出芽也很温柔的跟他说没有关系,她可以自己来。

  看着孩子含住出芽的奶头,老顺在一旁笑呵呵:娃儿呀,你可好了,一下就可以吃奶子,我想吃都吃不到。出芽狠狠盯了他一眼,看着老顺,她又幽幽的低下了头。

  他总归是这个孩子的父亲,虽然两人没有去办证,但这日子也过了快一年了,这一年,他也算安安稳稳过了个日子,这一年,他也没干什么坏事,唯一的就是他想要做爱,她不肯,但,这孩子都生了,理由要咋整呢。

  生育后的出芽,身子更加丰满了,但由於年轻,奶子并没有下垂而且还比之前饱满,而奶水充足的她开始遇到奶胀的疼痛感,只能经常给孩子吃,由於是顺产,阴道口合并很快,但荷尔蒙的作用让她的性欲不知觉的比以前更有需要。
  吃晚饭,孩子熟睡了「你今天上班不?」出芽看着洗碗的老顺,她觉得亏欠他很多,老顺没听到,咳嗽好几下,出芽有点心疼,她从过去站在老顺后面,看着这个老人弯腰洗碗「你烟抽少点……」

  老顺转头看着出芽,橘黄色的灯光下,出芽看着他,那种眼神内带着一点关心跟体贴,出芽产后的身子比之前稍微丰满,胸前湿了一片,那是涨奶的奶水,出芽的奶水会自己喷出来,两股奶水从奶头喷出来,若没有衣服挡住,那会喷得很远。

  老顺盯着她的奶子,狠狠吞了几口口水,吧嗒吧嗒不禁惹得出芽脸蛋微热,「看啥嘛,人家胀痛呢……你都不关心我……」出芽感觉有点委屈,嘴角微微小巧。

  老顺也不是傻子,出芽都说到这份上了,他连忙擦了擦手,一转身他紧紧抱住了出芽,出芽的饱满的奶子紧紧贴住了老顺的皮肤,奶水顿时涌了出来,搞得老顺衣服都是,给老顺抱着差点喘不过气来的出芽有一种无言的感觉,虽然没有嫁给他,但他现在的拥抱给了她一种安全感,她紧紧的闭上双眼,一切都是造化。
  老顺一把抱起了出芽将她托住坐在了洗衣机的盖上,出芽个子不高,是很多男人喜欢的那种小鸟依人的体形,一下子坐在上面,她双手无力的表示反抗,雪白的脖子给他喉咙散发着粗粗的老人气味喷着,他伸出那根舌苔的舌头在出芽的脖子上来回舔着,从脖子根往下,出芽双腿一阵酥软,闭着眼睛哼哼的发出动人的声音。

  老顺舌头从脖子根往上一舔,往出芽红润的双唇吻了下去,舌头卷入女人口中松软的舌头上,出芽迎接着他那个老狗撒野般犹如佔地盘的口水,她吞不下去,口水从嘴角边流了出来,从脖子往下流,流到了奶头混合着奶水,舌头腥味跟奶汁混合着。

  「女人,女人……」老顺唔唔的说着「嗯……」他顾不上一切胡乱说着,这一段时间来,他不仅身体疲惫,看着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,他很怕她生完孩子拍拍拍屁股走人,甚至外面一些流言都说孩子不是他的,他戴了绿帽等等,他很卑微的苟且着,甚至每次想要交欢而当出芽拒绝的时候,声音透过本来就不隔音的墙壁到了邻居耳中,那流言更是多了。

  「额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出芽咬着嘴唇发着让人迷恋的声音来,她的呼吸声越来越大,老顺犹如高高在上的皇帝不可一世的将自己口水往她口中吐,宣誓着自己的主权,而女人的娇喘让他一阵骄傲。

  出芽感觉自己的声音很大,素有教养的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但是老顺却不乐意了,没文化的他正在意淫着,不仅仅是她,而且走廊的左邻右里,他同样喘着粗气「女人,想操不?嗯?想操不?」他有点疯狂的将捂住自己咀的出芽的手挡开来。

  「捂什么?捂什么?好听,好听,叫,叫大声点……哈哈哈,想操不?」老顺咆哮了起啦,一下子声音将出芽震慑住,她无力的倒在老顺的胸前,她听到老顺忘怀的叫喊,她一下子知道了些什么,邻居的眼神她不是不懂,但要给男人尊严的礼节对她来说的确不懂。

  老顺的手没有闲着,他一手抓住出芽的奶子,用力一捏,手上顿时湿滑了起来,「别捏……别捏……孩子要吃……」出芽感觉很疼,很涨,但面对老顺大力的搓着,她更疼了,作为母亲,她更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。

  「别,你看,都流光了,等下你娃吃啥……」出芽嘟着嘴有点不开心,老顺一下子有点惊醒,对,奶水很重要,孩子要吃的。出芽感受他的手势放缓,看着听话的老顺,出芽头靠在了老顺的胸前轻轻呻吟着。

  老顺手还是不饶人的来回挪动着,出芽如此犹如小妻子一样的温柔还是头一回,但他很急,他的胯下至今还没有任何动作,这一年来,憋太久了,他那个丑陋的怪物还是软趴趴的垂着,一边吊着一边淌出龟头汁液来。

  出芽不知道他内心想什么,到怕他生气般的呢喃着「你别搞奶就行,其余……你想怎样都行……」出芽娇羞着说着,她今晚想给他,她亏欠他太多,作为女人跟男人,孩子都为他生了,还有什么鸿沟呢?

  但老顺久久不肯出手,他一手抓住出芽的奶子,一手在出芽的屁股上抓摸着,他使劲将阴部靠住出芽,出芽的双腿张开着,隔着内裤她感觉那一根曾经欺负他的东西并没有如期般的硬起来。

  两人不免有点着急,出芽不敢问,她就伏在老顺胸前,她尽量让自己双腿撑大一些,她不知道老顺到了这个是力不从心的年纪,她就上次那一次性经验,现在给老顺揉几下,自己水不禁湿透了内裤,她渴望着被老顺插入,她的身体随着老顺的抚摸而扭动着,老顺也急,他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临门一脚就如此疲惫,他用抓住出芽奶子的手伸入自己的裤裆内抓住自己的子孙根。

  他用力的扯着包皮,一层油垢被他撤出白色的老质来散发着一股腥臭,他努力的将自己龟头翻了出来,黑黝黝的龟头皮肤一动不动的外翻着,阴茎不长,但出芽看在眼里,她不知道男人为啥这时候要这样扯自己的鸡巴。

  她就娇喘着看着老顺,一手扶住发脾气的老顺,她不知道要如何帮他,她肩膀的衣服裙带掉到了腰间,露出两个浑圆的乳房,乳头泛着湿润的微红,乳晕给乳汁环绕住,白色的乳房更加散发着动人的清纯气息,老顺扯着自己的龟头,手臂撞在乳房上,来回有弹性的抖动着,出芽的头发弧形般的散开,发尖在自己的乳头上来回磨蹭着,引起出芽一阵阵娇喘。

  「怎么了……」她实在忍不住发出银铃般的声音,清脆,温柔,体贴。「鸡巴……鸡巴前天撞到了……现在翘不起来……」老顺使撑着撒谎「啊……没事吧,怎么不跟我说,怎么撞到了」清纯的出芽很容易被骗。

  出芽伸出芊芊玉手摸住了老顺的鸡巴,这是她第一次摸到男人的鸡巴,感觉很软,包皮很粗糙,老顺的鸡巴给出芽拿住也是异常的兴奋,可惜,就是不争气的颓废着,他的实在忍不住狠狠刮打了自己的头,吓得出芽赶紧阻止「咋了,不要呀,撞到了就要休息,不要呢……不要呢……」出芽双手住在老顺打自己的手。
  她的衣服完全滑落下来,吊带内那两只小白兔掉出来,白晃晃的肉体对着黑黝黝的老顺皮肤,强烈的对比。「唉,老了……」老顺实在恼火,但又发不起来,眼看着两只玉兔的乳头一点点凹了下去,他实在不甘心,但又没办法,好不容易出芽想给他操了,如今却,妈的,如此美丽的乳房,操你妈的,老子不管了,喝个够先,他猛地低下了头,他一下子咬住了出芽的乳头,他泛黄稀松的牙齿咬住了出芽,他大力的允吸起来,大口大口喝着乳汁。

  刚开始出芽顺从的哼哼着,但看了老顺恶狠狠大口喝着乳汁,她不禁有点气来「别喝了,别喝了……孩子……没得喝……」她推开了老顺「妈的,怎么了?我就干嘛不能喝了?」老顺双眼通红「干嘛就不能喝了,我……操不到,我喝不到……我,呜呜……」老顺急红了。

  看到老顺的反应,看着老顺哭丧的脸,出芽一下子心软了,她连忙抱住老顺「别生气,别生气……让你吃,让你吃还不行吗?」出芽双手托住了双乳,奉送到老顺的眼前,老顺看着这个美貌如花的女人捧着自己的乳房,他看着,但内心自卑的挣扎着,男人不举让他失去理智,现在连吃奶都要女人同意,他咆哮着「操你妈的,操你妈的……」

  「哇哇哇……」他的怒吼让孩子吓醒了,本来托着自己双乳的出芽顿时没有任何兴趣,她怨恨的盯了一眼老顺,跑进房间安慰着小孩,「乖,乖宝宝……来,乖……吃奶奶啊……别,先等等,都是髒口水,妈妈擦擦……擦擦你再吃吃啊……」出芽拿着毛巾死劲擦乾了自己双乳的口水,坐着喂奶,看着老顺气冲冲的离开门口,她双眼不禁流下泪来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评论加载中..